南京直面开通新浪微博“直面心理”,求关注哦~ 存在主义心理网投稿信箱 ep-china@ep-china.org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涓浗鏈湡瀛樺湪蹇冪悊瀛︽帰绱
直面开通微信公众号
南京直面微信公众号:直面心理[查看详细]
王学富:好雨知时节
2010年4月在南京,我参加艾琳·塞林(Ilene Serlin)的舞动治疗工作坊,内心里涌现许多的[查看详细]
了不起的孔雀鱼
【存在之觉察】了不起的孔雀鱼 作者:周奕男 昨天我的鱼缸里有一条孔雀鱼受伤了,它那漂亮闪耀的尾巴被啃[查看详细]
“直面心理”开通微博
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于9月2日开通新浪微博,通过微博与大家互动[查看详细]
勇气之气
存在主义心理学非常强调勇气,这也是直面心理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伟大的思想家保罗·蒂里希写过《存在的勇气[查看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涓浗鏈湡瀛樺湪蹇冪悊瀛︽帰绱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涓浗鏈湡瀛樺湪蹇冪悊瀛︽帰绱
陈书山:勇气之气
栏目:存在主义心理学  发布时间:2013-8-30 点击数:2293 【返回
 

勇气之气

/ 陈书山


    存在主义心理学非常强调勇气,这也是直面心理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伟大的思想家保罗·蒂里希写过《存在的勇气》,此书深刻影响以罗洛·梅为代表的美国存在主义心理学界,王学富老师也常常借鉴此书的思想来发展本土化的直面心理学,鲁迅的这句“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就显露出毅然绝然之勇气。蒂里希认为“勇气”是人们生活于现代社会的核心品质,因为现代人比过去遭受了更多焦虑的侵袭,他归结出三大焦虑,其一乃是命运和死亡之焦虑、其二是意义空虚之焦虑、其三是道德罪疚之焦虑[1],这三者都不断地威胁或否定人的存在,因此他把人的这种在不确定中寻求确定的存在状态称之为生存(exist),其原来意思是不断站出来,更形象地说就是不断长出来,如同一粒橡树种子,不断地克服阻力与环境威胁,长成大橡树,对人而言阻力与威胁就是那些焦虑,勇气是生存的重要品性,帮助人克服焦虑与阻力成长为是其所是的那个人,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也可以说是生存主义。

本文探讨的不是“勇敢”,而是“勇气”,着眼点是勇气之“气”。这是因为蒂里希在其著作中常常追溯某些概念的源初涵义,如“信仰”(faith),“恩典”(grace)和“精神”(spirit),这种做法西学称之为“词源学”,国学谓之“训诂”,笔者受蒂里希对“勇气”(courage)的词源学阐释启发,尝试用国学的方式去追溯勇气之“气”的历史,通过汉语本身的生命力获得关于“勇气”的存在洞见。在德语里表达勇气的词语是“mutig”和“tapfer”,在《存在的勇气》中,蒂里希选择“mutig”,其含义是灵魂的运动,而英文是“courage”,词根是心脏和核心,两者皆揭示出勇气之存在的维度,勇气既是人的核心运动也是灵魂的运动[2]。“灵魂”(spirit)一词源初指呼吸和气,古希腊“pneuma”和希伯来语“ruha”都是指风和呼吸。在汉语里“勇气”就是勇者之“气”,“气”本身就与风、呼吸关联,而且“气”贯穿天地万物和人的身、心、灵魂维度,即有动态与静态的辩证,而且也是对变化万千与力量的具象表达,因此“勇气”比“勇敢”更好地表达出灵魂之运动,即气之运动,与德语的“mutig”和英语的“courage”一样,汉语的“勇气”能让我们从更多角度了解其存在的特性或“气质”。

“气”这个字一直都流淌在中国人语言的血液中,虽然现在我们不太留意我们的语言本身了,汉语更多时候成了流通的货币,我们只是一直在使用、交换和流通,但不会花太多时间注视一个硬币长什么样。其实语言一直渴望我们去关注她。“气”全面地渗透于我们的语言中,在自然界有“天气”、“气象”、“寒气”和“暑气”等;关于生理有“血气”、“精气”等;涉及心理的有“生气”、“怨气”、“喜气洋洋”、“唉声叹气”、“怒气冲冲”、“神气活现”等;论到关系与社会集体就有“沆瀣一气”,“社会风气”、“团队士气”、“经济不景气”等;哲学概念有“元气”、“阳气”与“阴气”等等。汉语使用“气”已经到了如天气般变幻莫测的地步,足以让外国人泄气而国人扬眉吐气,这是汉语很有生气的一面,虽然有时一个词的意义难以捉摸让人很生气。“勇气”一词就是诞生于这种气象万千的语境中。

“勇气”(courage)乃是有核心的行动[3],人类是有核心的存在,核心统摄人的身体、心理、精神的维度,这也是勇气涉及的维度。因此勇气并非是一个单纯的勇敢行为,缺少中心规划的行为可能是蛮勇、匹夫之勇,不能称之为勇气,只能称之为意气用事或者放纵血气,孔子所言的君子有三戒,其中就有戒血气[4]。孟子曰:“志壹则动气,气壹则动志”[5],“志”就是心之所向,我们先明白我们的心志所向才能把血气转化为勇气和志气,各种资源和力量才能帮助我们实现自己的存在,反过来不先确定自己,那么各种血气、力气、意气就会动摇我们的志向,那么我们就会有怒气、怨气、郁气。

勇气不仅是有核心的,而且是动态性的行为。蒂里希把“灵魂”(spirit)定义为心智与力量的结合[6],也是对身体与心理这两种维度的联合与超越,而灵魂(spirit)的原意是呼吸,即是指张弛有道、动静结合以及吐故纳新的运动,所以灵魂不是静止僵化的,固守一个静态核心只会让人心高气傲或者志满气得,最终也会死气沉沉。人的灵魂需要不断走出自己同时又不失去自己,橡树苗要不断扬弃自己、走出自己,同时也不要忘记自己是棵橡树,直到长成大橡树。蒂里希用“mutig”即“灵魂的一种运动”来定义勇气时,就是强调勇气的动态特征。罗洛·梅探讨的“创造的勇气”[7]充分体现这一点,一个人不仅能肯定自己而又否定自己并超越自己时我们才能谈得上他有“创造的勇气”。

“气”的概念在中国传统思想里的最显著特点是对立的平衡与转化,老子云:“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8],《易传》则指出阴阳二气之感应而后万物生[9],道家认为阴气与阳气之间的互相转化的动态之冲气可以带领人领悟道或者接通更高的存在,也能实现人的更大潜能。荣格心理学强调意识与潜意识的配合,即心理中的阳面与阴面,认为人要直面其心灵阴影,进而转化为意识之觉察,光影交错促进自性(self)的发展,颇有东方思想的灵气。“勇气”的强弱体现于人能接纳多少“非存在”之威胁[10],也就是能接纳多少阴暗面并能维持其存在,人通过不断认识自己光明的一面和阴暗一面,并且在光影交错中促进自性(self)的发展中获得更多存在的勇气,也就是包容阴暗与黑暗的能力越来越强。并不是阳气战胜阴气,而是“冲气以为和”的动态平衡与转化才是我们接通更高存在的智慧,在东方最高存在常常是道,在西方是上帝,而蒂里希则用大写的存在(Being)来指称超越上帝的上帝[11],勇气接通更高的存在而获得更大的存在之力,他认为终极勇气来源于终极存在。

勇气与身体密切相关,蒂里希认为勇气是一种“virtue”(德性)[12],这个拉丁语概念指出了力量或者生命力与德性的结合,并不是一种抽象的品德,身体生命力的衰微会削减人的勇气,当然这里的身体比肉身的范围更广。因为勇气是灵魂(spirit)的运动,灵魂是智性与力量的结合体,所以勇气不能脱离身体。东汉著名思想家王充认为“阴气主为骨肉,阳气主为精神。人之生也,阴、阳气具,故骨肉坚,精气盛。精气为知,骨肉为强,故精神言谈,形体固守。骨肉精神,合错相持,故能常见而不灭亡也”[13],这段描写实在妙极,勇气需要从骨肉精神的和错相持中获得存在之力,这意味着身体与心灵的整全医治力量。身心割裂是现代哲学之病也是心理学之病,现代文明过于强调人的思维、理性或者精神而忽略身体只会造成更严重的症状,王充把过度强盛的精神或者阳气称之为妖气,这类人常常是神经症患者,神经症者就是极其缺乏存在的勇气之人,用直面心理学的隐喻来说就是双脚腾空的天使,而我们人类是双脚站立在大地上双手沾满泥土的存在,不仅是精神也是骨肉。此外,中医与道家养生都极其看重调养身体之气。

既然“气”在中国传统思想里与人之存在密切相关,所以历史上的圣贤都十分强调通过养气而接通存在(Being)由此获得更多的存在之力量,即存在之勇气,从上面的分析来看,“气”贯穿人存在的各个层次,因此圣贤养气之道也各有千秋,孟子通过配“义”以“道”而善养“浩然之气”[14],荀子通过调和阴阳以及配合礼仪来养气[15],老子强调“专气致柔”[16]如婴儿般的柔和状态,返璞归真获得玄德,甚至说“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17],其他还有“天人合一”和“理”与“气”辩证发展等等方式。因为勇气不是一种单纯的勇敢行为,所以培育勇气需要身体、心灵的配合,动与静的结合,肯定自己与否定并超越自己的辩证,甚至要接通更高的存在,在自然中吸取,也在于他人交往中接通。

可能会有读者认为这些概念都是前科学的概念,其文学性和神话性色彩过于浓厚,因此不够精确,仿佛只有自然科学的概念才足够精确,比如通过肾上腺激素的上升或者其他激素水平的变化来描述愤怒才是精确的,但它的精确性往往被限制在极其狭隘的水平上。然而,我们生动活泼的语言却有一种现象学的高度精确性,这种精确性从严格的意义上一点都不比科学定义要低,一些词语如“怒气冲冲”、“恼羞成怒”、“怒发冲冠”等就比对愤怒的科学定义有更多洞见。我们需要与这些生动的语言接通,梅洛-庞蒂指出我们和我们的语言一起成长,当那些描述我们情感和心理的语言能带给我们更深洞见时,我们对自己的存在整体(格式塔)就有更深的觉察,能让我们更好地管理自己的情感。海德格尔说过,语言是我们存在的家园,而当我们把这些活泼的语言限制于科学的狭隘定义时,我们失去了与情感的密切接触,情感显得越来越异己,我们变得愈加机械和非人性,因为我们把对自己的切身体悟完全交给了客观异己的科学。

这篇文章仅仅是抛砖引玉,毕竟笔者对国学的了解非常有限,这篇文章也仅是粗浅地提示出汉语刻画“勇气”巨大潜力,希望有更多人能回到汉语活泼的源头,深挖中国传统的精妙思想。美国的存在主义心理学和人本主义心理学之所以能蓬勃,就是有一批如蒂里希这样的思想家,他们接通自己语言的传统和根源,其思想生命力催生了像罗洛·梅这样伟大的心理学家,希望我们的本土心理学也能朝气蓬勃。

 

参考文献:

1,2,3,10,11,12:蒂里希(Tillich),The courage to be.

4:孔子,《论语》。

5,14:孟子,《孟子》。

6:蒂里希(Tillich),Systematic Theology.

7:罗洛·梅,《创造的勇气》。

8,16,17:老子,《道德经》。

9:《易传》。

13:王充,《论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链接
首页  网站宗旨 存在主义心理学  最新动态  人物  机构  书籍推荐  存在之觉察  专业训练  业界关注  联系我们  在线视频
Copyright@ 2009-2016 存在主义心理学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PC号:苏ICP备09044400.
联系电话:025-84706081. 您是第